拓廖小说>网游竞技>野狗(姐弟骨科H) > 第一章 白s丝绸吊带
    五月,正值立夏时节。

    刺眼的阳光裹挟着滚滚热浪袭来,又被机场通道的玻璃窗全数隔了回去,燥热的空气还是在这不算宽敞的过道发酵。

    手机显示时间为十二点三十五分,屏幕上的消息恰如其分地弹了出来,一条一条闪过,占据了整条屏幕。

    “我派了秦特助接机,他会把你送到家里。”

    来自陌生号码。

    景越滑动屏幕的手一顿,而后毫不犹豫右划,删除。

    人群熙攘,察觉到身旁的阳光被挡了大半,落下的影子刚好遮住手机,眼前是一身价格不菲的休闲装,这人刚好在出口的拐角堵她。

    坐了十个小时的飞机已经让她的精力掏空,加上方才这条碍眼的消息干扰,景越觉得那股烦躁的气息已经顺着胸腔到了喉咙。

    对上这双上挑的漂亮眉眼,男人刻意忽略了她浮在眉宇上的不耐,清了清嗓子开口,“你好,刚才在飞机上我就注意到你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有女朋友。”景越扯了扯嘴角,饶有兴致地看着男人变了个表情,像是被东西卡到喉咙,硬生生咽下后面演练了好久的搭讪句子,只能木讷地在说了个“打扰了”后快步离开。

    脚步还有些踉跄。

    她敛了敛神情,视线收回时又撞上对面的男人,西装革履,金丝框的镜片后是一双没有波澜的神情,也没有被撞破看戏的尴尬。

    “梁小姐,老板让我接你。”

    依旧是平静的语气,像个处理公务的机器人,倒是符合她爸身边受信任的人。

    和他的前任助理一脉相传,遇事不惊,三缄其口。即使撞见了老板出轨,仍然能够一句不说地瞒了三年,任劳任怨地照顾情人怀孕、生孩子,在看到一向对他关照有加的原配崩溃大哭,在他面前歇斯底里、不顾形象地质问时,依旧是那句,“抱歉,我为老板服务”。

    冷血又恶心。

    “我姓景。”

    撂下这句后,她便将男人怀中准备好的接机鲜花抽了出来,而后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,大步离开。

    “好的,小姐。”依旧冰冷地像个机器人,一拳打在棉花上。

    景越把随身带着的无线耳机塞回耳朵里,重金属摇滚乐一时间被放到最大。